言情小說網 > 網游之絕學 > 第七百九十一章 破鞭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七百九十一章 破鞭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卻說面對習白的一字電劍,段延慶臉色大變,倒不是他真的擋不住這一劍,而是這一劍實在太過突然,但他怎么說也是久歷生死,從尸山骨海中爬出來的人,情急之下,并沒有躲閃硬擋,而是右手中的鐵拐順勢一砸,朝習白腦袋上砸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寸長一寸強,火麟劍不是長兵器,至少不如鐵拐長,所以習白雖然是先出手,段延慶這一拐雖然不說后發先至,至少能夠跟習白拼個兩敗俱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習白眉頭一挑,話說他身為玩家,自是不用怕這種同歸于盡的打法,他可是能夠復活的!但能不死,誰也不想掛一次,何況是這種時候,他一死了,場面說不定會有變化,畢竟他腦袋沒有保護,段延慶一拐之下,怕是紅的白的要流一地,妥妥的死定了!段延慶則不然,對方一縮頭,一起身,難保不會避過要害咽喉,到時候對方不死,他卻死了,豈不是得不償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念至此,習白自不會和對方硬拼,腳下一旋,整個人騰空而起,避過了段延慶的進攻,人在空中一個后翻,拉開了距離,這一次并沒有再著急進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小年紀,就有如此修為,真是難得的很!不如加入我西夏一品堂可好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也不見段延慶張嘴,甕聲甕氣,很是嘶啞的聲音就傳入了習白的耳中,習白自然知道這是對方的腹語術,他撇了撇嘴,什么西夏一品堂,他自然是不屑加入的,不說他是天機門的弟子,就是桃花島,也不是一品堂可以相比的。說道:想讓我加入一品堂?不知道我為什么要加入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段延慶也只是隨意一說,他也看出習白劍法不凡,不是出自大派,便是有高手指點,當下獰笑一聲,雙拐在地上當的一聲點地,身體朝著習白飄去,速度竟是不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見對方主動進攻,習白不敢怠慢,凝神以對,段延慶手中的鐵拐左點右劈,竟是有種大開大合,氣象宏大的感覺,這還罷了,主要在習白看來,段延慶手中的并不是鐵拐,而是兩把長劍,他稍微一想,便知道對方所用乃是劍法,不過是有鐵拐使出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段延慶出自大理段氏,所學武功乃是段家劍,本來段家劍以腳步沉穩劍走輕靈著稱,可惜段延慶雙腿以廢,本無法再修煉段家劍。誰知道他也算是個人物,天資不凡,竟是便不可能為可能,偏偏就修煉成了段家劍!而且還是技高一籌,將段家劍做出了修改,成了一門絕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由他雙拐使出,既有劍法的凌厲輕靈,又有鐵拐這種奇門兵器的刁鉆詭異,讓人頗為難以防范,他憑借著這特殊的段家劍,竟是打敗了段正淳這醇正的段家子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習白看出對方所用乃是劍法,又是用鐵拐使出,一時也有些見獵心喜,要知道想成為一名高手,見識自是不能少的,當先沉著應對,將獨孤九劍破劍式使出,和對方斗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是習白沒有想到的是,本來對于劍法頗有克制作用的破劍式,在段延慶手中竟是難以討到好處,倒不是真的抵擋不了,而是偶爾會有一招一式,讓他防不勝防,十幾招過后,讓他有些左支右絀之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眉頭一皺,心中有些不服氣,要說內功修為不如對方,他也就信了,但對于劍法,他嘴上雖然不說,心里卻頗為自信,卻不想竟然會在段延慶手中吃虧,這讓他很是難以接受,又斗兩招,習白看準機會,火麟劍抖出朵朵劍花,如穿針引線一般,刺向段延慶身上大小穴道,他也是看出對方雖然武功高強,但畢竟是個殘疾,身法難免受到了影響,乃是可趁之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卻不想段延慶眼中蔑視之色一閃而過,左拐連消帶打,右拐以長劍無法做出的動作,掄向習白肩頸,逼得習白不得不放棄進攻,進行閃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招不曾建功,習白本來心中有些煩悶,不過看到對方的招式,腦海中猶如一道閃電劃過,眼前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,他知道問題出在哪里了!他的獨孤九劍之所以不能像之前一樣無往不利,并不是他的劍法真的與段延慶相去甚遠,乃是對方雖然用的招式是劍法,但武器終究是鐵拐,不是劍,乃是一種奇門兵器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用破劍式來對付,雖然不算是錯,但在段延慶用出鐵拐特有的招式時,自然是無法做出有效應對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找到了癥結的原因,自然便要想破解之法,但習白眉頭又是一皺,獨孤九劍中不是沒有破解這種奇門兵器的招法,其中的破鞭式可不僅僅是用來對付長鞭這一種特殊兵器的,而是能夠應對包括長鞭在內的,其他還有像匕首斧拐子等等特殊兵器,而鐵拐便是拐子中的一種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用來破除自然是沒有什么大的問題,可惜的是習白本來只會一招破劍式,早就練的純屬,境界也不低,可惜得到正本的獨孤九劍時間還是有些短,就算是勤加苦練之下,對于其中的幾門招式也是了解不多,就算是學會了,也有些拿不出手,不到可以用來對敵的程度,何況是段延慶這種高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但這種時候已經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,他總不至于跟對方說停一下,我已經找到了破解你招式的方法,不過要等我練會了再來打過,這是當對方是傻子,還是他是傻子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種時候也只有死馬當活馬醫了,見段延慶再次攻來,習白也只有咬牙應對,出手卻還是破劍式,畢竟這是他所會的最為純熟的劍法,乃是他用來抵抗對方的資本,不能舍棄不用,而且段延慶雖然是用的鐵拐,終究還是劍法,所以還是會奏效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是習白這次也做出了其他應對,在招招強攻之中,看到段延慶用出鐵拐招式的時候,頓時目光一閃,將破鞭式用出,獨孤九劍本來就講究以快打快,在對方尚未變招時,已經變招,講究的就是一個快字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次習白雖然是后變招,卻有種后發先至的感覺,而且破鞭式也確實能夠破解段延慶的招式,這一次竟是沒有被對方打退,而是又攻了回去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習白目光一閃,知道自己猜測的果然不差,這一招見效了!段延慶也是臉色一變,他倒是沒有多想,只是覺得可能習白只是偶爾的奇招,偶的妙手,這才破解了他的招式,所以沒有放在心上,依然跟習白斗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可是再一再二又再三的時候,段延慶要是還沒有發現問題,那他就真的是一個傻子了!他算是看出來,這個年輕人是真的找到了破解他雙拐的辦法,這讓他很是憋屈,要知道他也是一個極為好強的人,本來已經無法修煉段家劍,但他就偏偏給練成了!而且靠他創新的段家劍,勝過了正宗的段家劍!這不得不說他很有一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結果就是這樣的招式,不出幾十招,竟然被一個后輩給破解了!這讓他情何以堪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習白此刻卻是大發神威,本來他破鞭式并不純熟,甚至在他看來沒有到能夠拿來對敵的時候,但這一次有段延慶這個陪練,他破鞭式的熟練度竟是飛快上漲!不僅如此,正是因為段延慶的拐法不倫不類,說是奇門兵器,但又是以劍法招式為主,看起來似乎更加難纏,卻也有不三不四之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不然以習白這半吊子的破鞭式,要是真的遇到一個真正以雙拐見長的大高手,習白哪里會是對手!正因為如此,段延慶可以說成了習白的最佳陪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且隨著習白破劍式破鞭式接連使出,對于招法之間的變化也更加的了然于心,出手之間變化越發的自如,本來他還需要在段延慶變招之后,看出是拐法之后,才能做出正確的應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隨著交手時間變長,彼此越發的了解,已經是段延慶稍微一個動作,習白就能夠做出正確的判斷,真正做到了別人未變招時,他已經做出變化,招招都領先一步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來,本來還大占上風的段延慶,慢慢變得只能跟習白斗個旗鼓相當,再后來在招法上更是一點便宜都無法占到了,最后只剩下招架之功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也就是他內功修為境界遠遠在習白之上,加上身體殘疾,這才能夠立于不敗之地,不然他現在怕是已經敗在了習白的劍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是這一次段延慶可不是來跟習白單打獨斗,來跟習白過招的,他是來刺殺,來劫人的!自然不能夠久留,他必須要快速的拿下擊殺莫聲谷才行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現在的情況是,除了他這邊,場面上他帶來的人并沒有占據優勢,反而是處在弱勢,拖延的時間長了,怕是會更加的不利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憑借內功深厚的原因,真要是和習白這樣打下去,他不是沒有打敗習白的機會,正相反,隨著內功的消耗,習白敗北的可能性會大大增加,但他卻沒有這么多時間跟習白耗下去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pk5a.cn/html/29/29805/26214570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pk5a.cn。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yqxs.cc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快乐时时彩平台注册